荣耀Magic2,40W超级快充+麒麟980芯片
电商资讯

王卫“卷”不动了

  另辟战场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闫俊文

  编辑|李薇

  6月28日,顺丰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高盛、华泰国际及摩根大通担任联席保荐人。2023年8月,顺丰也曾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没有后续,它当时回应投资者说,交表只是最大程度上保留灵活性,以便未来捕捉多变的国际资本市场机遇。

  作为顺丰系的神秘掌舵人,创始人王卫身家超过千亿元,旗下最主要的公司顺丰速运在2017年登陆A股,他还已经拥有3家港股上市公司,分别是顺丰同城、顺丰房托、嘉里物流。

  如果成功在港交所上市,顺丰速运将会成为快递行业首家“A+H”股同时上市的公司。2022年,中通已经实现了“美股+港股”双重上市。

  王卫在2023年8月的股东大会上表示,顺丰不能比友商慢了,(在香港上市)是出于国际化的考虑,尽管此前顺丰在国际业务上已有一些投资,但“还不够”,顺丰需要一个国际化的资本平台,在未来能够用资本方式快速扩张。

  善用资本是王卫在过去数年取得竞争优势的法宝。为了实现“更快”地送达,顺丰买飞机,建鄂州机场,并购公司……钱不够,就不断发债、定增,比如2019年发行58亿元的可转换债券,2021年定增募资200亿元。

  截至2023年12月31日,顺丰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航空货运承接商,运营着103架全货机机队,货量占2023年中国航空货运量的33.8%。7月1日,顺丰宣布“深圳?胡志明”国际货运航线投入运营。

  为了让这些飞机得到最大化利用,顺丰不断拓展国际市场,尤其是东南亚。2021年,它以175.55亿港元(约合146亿元人民币)的代价控股了嘉里物流,嘉里物流是东南亚物流市场的领头羊,隶属于郭氏家族,创始人郭鹤年是马来西亚首富。

  但顺丰似乎缺席了另一场盛宴。由SHEIN、TikTok以及Temu等跨境公司发力的北美市场,尽管大部分商品由海运承载,但为了比拼速度和争夺消费者,这些平台瞄向了高价格的空运。有媒体报道说,美国货运航空公司Atlas Air在5月底宣布计划调整与亚马逊的合作,以释放更多货机为国际航运提供服务,包括满足SHEIN、Temu等公司的需求。

  2023年6月,顺丰杭州开辟“鄂州?安克雷奇?纽约”国际货运航线,此前,顺丰曾开辟“深圳?杭州?洛杉矶”,但航线数量仍偏少。目前,顺丰的国际航线已达十几条。

  货物流向哪里,顺丰等物流企业就在哪里。面对国内越来越卷的快递市场,王卫必须换个战场,在香港寻求上市以获得更多的弹药,奔向更广阔的海外。

  

  国内卷不动了

  2024年上半年,中国快递业一共配送了800亿件快递,比2023年提前59天达到这个数量级,但快递公司却高兴不起来。5月,各大快递公司的简报上,单票收入继续同比下跌:

  顺丰速运业务,5月单票收入为15.25元,同比下降1.17%,环比4月的15.67元,继续走低。圆通、韵达、申通5月单票收入分别为2.23元、2.03元、2.01元,分别同比降2.82%、16.8%、9.05%。中通在第一季度营收为99.6亿元,同比增长10.9%,但净利润为14.477亿元,同比下降13.0%,包裹单价下降2.5%。

  换句话说,过去半年,快递公司送出了更多的包裹,但它们利润没能跟规模同步增长,这构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为了抢夺单量,必须把单票价格压得更低。包括顺丰在内,上述快递公司的单票价格普遍没有回到2019年的水准。

  快递行业80%的单量由电商平台撑起,这是距离中国电商平台价格战最近的行业,当重心坍塌的时候,它的周遭行业不得不一损俱损,共担代价。

  在快递价格战最激烈的2020年和2021年,为了应对行业竞争和外来者“极兔”的挑战,快递公司的竞争已经转变为“烧钱”的资本战。除了顺丰定增200亿元之外,2021年8月,申通快递计划募集35亿元的定增方案,但逾期失效;圆通在2021年12月完成非公开发行定增募资37.9亿元;韵达在2022年公开发行可转债,募资24.5亿元。

  在国内,顺丰被称为独立的第三方公司,它是中国唯一一家独立于主要电商平台的规模化综合物流服务提供商,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顺丰在前20年快速发展崛起的秘诀,过去6年,它的收入从2017年的710.94亿元猛增至2023年的2584亿元。

  但在2023年,顺丰遭遇连续4个季度收入同比下滑,最终在2023年的收入同比下滑3.39%;但归母净利润82.34亿元,同比增长33.38%。

  2023年顺丰的收入主要受拖累于国际业务的表现,当年海运价格暴跌,顺丰控股供应链及国际业务营业收入599.8亿元,同比下降31.7%;供应链及国际分部净亏损5.35亿元。

  2023年5月,王卫将主打电商件和加盟的丰网卖给了极兔,从电商件的泥淖中抽身,换得了11.83亿元现金,专注于中高端市场的快递业务,比如海鲜、水货等电商商品直发,保留了面向抖音等电商平台的退货服务。

  国内涨不动,也卷不动了,那就必须另辟战场。一个例证是拼多多,其股价从2023年的84美元涨到了年底的146美元,涨幅73%,期间市值一度超越阿里巴巴,支撑其在二级市场资本面的主要利好就是来自其跨境电商业务Temu,它在2022年9月上线。

  不管是顺丰强调的“国际资本市场机遇”,还是王卫口中的“国际化资本平台”,其实最大的资本机会来源于自己。顺丰一直想要成为全球物流行业的领导者,连接亚洲与世界,所以不可避免地将把重心转移至国际市场。

  

  海外也不好打

  顺丰在2010年就开始布局海外,起点是韩国,这可能跟当时很火爆的“代购经济”有关,起初只做单程,后来逐步拓展至双程。2011年,顺丰的营业点已经覆盖韩国全境。随后,2013年,顺丰又开通覆盖泰国全境的业务,相继布局了新加坡、日本、马来西亚等地。

  在2023年的股东大会上,顺丰首次提出八大战略,排在前两位的,一是综合物流,错位竞争;二是借势出海,紧随客户。

  重心的转移先从人才招聘开始。《中国企业家》观察到,顺丰启动了2024届顺丰国际IMT项目,面向中国大陆、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日本、韩国等,招聘管培生、物流运营、市场销售等岗位,本科生待遇14万元~25万元/年,硕士16万元~34万元/年。

  当前,顺丰在国际业务的主要着墨点在东南亚市场,但这是一片红海。这里是极兔的大本营,也是起家的地方。

  此外,“三通一达”也在大力拓展跨境业务。丰网速运前CEO周建上任圆通国际快递执行总裁,此后将负责其国际业务的开拓。他在百世快递12年、顺丰3年,一些圈内人说,周建的工作重心在东南亚,迎战极兔。

  在国内,顺丰受惠于独立第三方物流公司的地位,但在海外,这意味着它无法受到电商巨头公司的照顾。

  阿里海外有菜鸟,今年3月14日,菜鸟宣布实现全球25个国家跨境大提速。针对中东五国特别上线新集运服务,当地消费者可在7~13天内收到跨境包裹。阿里财报显示,在国际物流领域,菜鸟日均跨境包裹量已超500万件。

  拼多多有极兔,Temu在全球的业务扩张尤其北美地区的业务增长,得到极兔的支持,据虎嗅披露,极兔在北美市场的份额约为8%,公司严格控制每天的订单数量为10万单,但后续仍可能增加。

  2021年,字节跳动入股纵腾集团,纵腾集团主要开展海外仓储和专线物流等业务,是跨境物流领域的行业头部公司,在海外拥有累计超过120万平方米的海外仓,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拥有30个转运中心,日均包裹量超过140万个。

  《顺丰而为:王卫》一书记录了顺丰的发展历程,在国际化章节中,作者对比了顺丰和联邦快递:联邦快递在全球拥有700多架飞机,是顺丰的7倍多,联邦快递拥有10万名员工,日均订单量达到4000万单,但顺丰拥有15万员工,日均最多处理包裹数量为200万个。

  对于野心勃勃的王卫而言,如果重力发展国际市场,筹集再多的钱也是不够用的,但顺丰在6月28日递交港交所的文件显示,顺丰表示自己已经度过了资本开支的高峰期,似乎在淡化外界“上市筹钱”的印象。

  顺丰成立于1993年,在过去30年里,它以快、准、狠的业务风格著称,王卫特别讲“兄弟情”。这一次,王卫想去海外找更多顺丰“兄弟”。

用手机看资讯
今日推荐
智能数据
最新资讯